甘肃快三一牛今日推荐|甘肃快三走势带连线坐标|

[简介]二月河,本名凌解放,著名历史小说作家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。汉族,1945年生于山西省昔阳县。高中毕业后入伍,由战士而及副指导员,1978年转?#30340;?#38451;?#24418;?#29616;任河南省作协副主席。中国《红楼梦》学会河南理事,南阳市文联主席。平素散漫不羁,敦厚于友而择友甚严,喜爱读书而不求甚解。
  二月河40岁开始文学创作,致力于营建“帝王系列”。以描述清代皇帝康熙、雍正、乾隆的三部长篇历史小说名闻天下,《雍正皇帝》问世后曾荣获河南省政府文学大奖,并被改编成电视连续剧,改编后的电视剧轰动海内外,连国家总理朱鎔基也于政务倥偬中热衷追看,足见历史题材的优秀作品有其不可抗拒的魅力。
  《雍正皇帝》包括《九王夺嫡》、《雕弓天狼》、《恨水东逝》三部。共140万字。全书由长江文艺出版社出版后,又由香港明窗出版社、台湾巴比伦出版社相继推出中文繁体字本。

 

 

 

历史·小说──?#26376;?#20108;月河的帝王系列小说

阿 瑟

 

二月河的清朝帝王系列小说在国内轰动了好一阵子了,特别是最近推出的《雍正皇帝》电视连续剧更是家喻户晓,据说政府首长们还极力推荐来着。网?#31995;?#35758;论也时有所闻。?#19968;?#26410;脱俗,尽管不是很热情,但还是花了不少心机和时间赶这热潮,到图书馆借了《康熙大帝》和《雍正皇帝》十几部头,象馒头夹着咸菜猛啃起来。
  窃以为涉及历史的小说大概分历史小说和历史题材小说。历史小说一般追随史书,时间和?#23435;?#20197;及大事件,都沿历史的方向发展;而历史题材小说则没有这些框框,采某一历史题材,按作者的思路和编故事的需要发展。二者孰优孰劣并无定论,全由读者判定。我不知道二月河的写作宗旨,是想将他的帝皇系列写成历史小?#30340;?#36824;是历史题材小说。从字面上看来,二月河是要将它写成前者的,也就是书中的时间和?#23435;?#20197;及大事件,都是沿历史的方向发展的,甚至准确到连年月日?#22841;?#19978;了。这个从字面上看到的信息,可以从二月河为《康熙大帝》写的自序中得到引证:
  “我对清史的兴趣是?#21451;?#31350;《红楼梦》这部奇书开始的。此前我一直悠游于两汉及两晋史?#23567;?#19968;九八○年前仅涉猎了《清史稿》,草草过目,自?#30343;?#20998;皮毛。
  但我的红癖和凡事拼命追根索源的秉性,终于将我推入浩如烟海的清史资料中,以至于在这海中迷失本来面目,‘乐不思蜀’,几乎完全放弃了原来的目标。”
  给我的印象是,二月河是非常着重历史真实的,第一他有凡事拼命追根索源的秉性,第二他有红癖,第三他愿意把自己埋入浩如烟海的清史资?#29616;小?#32473;人的印象是他要将这套帝皇系列写成像《红楼梦》那样经得起推敲的大作,很大程度上是如此,至少不要写成坊间流传小说;要不然抓个把历史题材任意发挥,完全可以有所成?#20572;?#20309;须努力研究历史?另据二月河曾表示,《雍正皇帝》是他研究了两年才下笔的。
  可是自序中的另一?#20301;?#21364;令我愕然,意思相反得象开玩笑:
  “……在读者与专家中,我尽可能兼顾两者,认真的要开罪一方,我宁可对专家不起。你固然鉴别?#26790;?#29992;材的实虚,钻研得诗词的真伪,挑剔得取舍的当否;可惜的是书的命运在读者掌握,我只能尽力用自己的才识与汗水‘买通’你们。”
  这好像不是二月河的本意。他有红癖。?#19994;?#26102;的一闪念是,大概他这书真?#34892;?#32463;不起推敲的地方,所以先留一伏笔,?#20262; ?#19987;家”们?#30446;冢?#31561;市场卖好,一切好说。书还未看完,倒先看到作者的两副脸孔,一面是埋首专注孜孜笔耕的历史学者,一面是意气风发大笔挥洒的时髦作家,适时?#23454;?#36816;用自如。
  这两套小说写得好的地方很多,精妙之处也不少,不然不会无缘无故造成轰动。因为先入为主,我反而有意无意地在字里行间寻差觅错,居然被我寻得一箩筐。真个是馒头咸菜藏着沙子。我不是什么历史专家,无非赶热潮的无数读者之一。我?#24515;?#25351;出若干错误,在专家们的眼里,这套帝皇系列可说是错漏百出。
  《雍正皇帝》与《康熙大帝》并不连?#21360;?#36825;在系列小说中极其少见的。《雍正皇帝》开始的年代是康熙四十六年,故事从一个江南才?#20110;?#24605;道身上引出。这邬思道在康熙三十六年因贪官枉法而聚众闹考场,被朝廷通缉,隐居十年后才敢现身。然而,翻开《康熙大帝》,康熙三十六年只轻轻着墨,一笔带过,除了水灾,并无发生重大政治事件。倒是在康熙二十一年有这么一回事,?#23435;?#21644;事件全都对,就时间相差了十五年。这错漏的十五年,不同于金庸《射雕英雄传》里的黄蓉年纪误长了一岁,也不同于托尔?#22266;?#25112;争与和平》中的公爵早死了几个星期。那些都是些小瑕疵,或者是笔误。这十五年决不是笔误,因为往后的故事全都基于此。《康熙大帝》中必须写闹闱事件发生在康熙二十一年,康熙三十六年朝廷并无大事发生,所以并未述及。《雍正皇帝》中又必须写闹闱事件发生在康熙三十六年,不然雍正师事邬思道则没有来由。不知二月河有没有曾经为此而伤?#25913;?#31563;。
  如果说这上一个错误令作者难堪,那下一个错误则令读者难堪。康熙的皇十三子胤祥是在妈妈肚子里怀了十六个月才出世的。胤祥当不上皇帝真是暴轸天物。
  胤祥的生母阿秀是在康熙二十二年六月,?#35789;?#29701;收复台湾时,发现怀孕的,当时还未过中秋。一直到二十三年六月再次提到时还未生,二十八年太皇太后薨时,从其他?#39318;擁目?#20013;提到皇十三子刚满月(这里我把它当成是作者的笔误)。直到后来二十九年出兵征葛尔丹前夕,才真正道出“康熙二十八年十月初一胤祥刚满五岁”。那就是说胤祥是在康熙二十二年六月前开始怀的,直到二十三年十月初一才出生。
  读者不难发现,二月河其实没有多少时间观念。尽管书上某年某月某日?#23383;?#40657;字写得确确凿凿,可是这些个年月日诚如虚设,许多是经不得起推敲的,我不是说与史书比对,我是说就书?#31995;?#26102;间比对。如《康熙大帝》中说康熙四十四年皇四子?#39118;?#21644;皇十三子胤祥出巡,?#39118;?#26159;二十七八岁,胤祥是二十岁;而在《雍正皇帝》中同样的出巡却发生在康熙四十六年,而?#39118;?#26159;二十四五岁,胤祥是十七八岁。这样的自我矛盾在书上数不胜数。我能指出的错误还有不少,其中一个是张廷玉进南书房的时间早了二三十年。当时张廷玉的父亲张英还在南书房,官职也挺高的,一直在六部里转来转去当尚书,是翰林大学士。两父子都处高位,在康熙时是挺忌的。不过为故事编排起见,以张廷玉?#21019;?#26367;张英也无可厚非。
  二月河在自序中表明他不大?#19981;?#20154;家评论他的诗词,而他自己则毫无?#24605;?#22320;将自己的创造?#32771;?#20110;历史?#23435;?#36523;上。一直有人批评金庸的小说中缺少了一样中华文化中的极品──诗词,金庸自己也不否认。金庸的意思是,?#28909;?#20316;者写得不好,何必?#32771;?#20110;读者。读者们一边遗憾作品的?#27605;?#19968;边盛赞作者的风度。二月河刚好反过来,他在小说里写了许多诗词,都加在著名历史?#23435;?#36523;上,却又不?#19981;?#35835;者批评,早早用“市场经济法则”为自己开拓好后路。老实说,如果那些诗?#26159;?#26159;在《二月河诗词选》里读到的,也不能算差。大体观之,二月河比较?#19981;?#29992;可以自由发挥的古风体,而不大用格律严谨的近体,而且尽量将诗?#24066;?#24471;铿锵有力掷地有声。如果是他自己的诗,无非个人喜好,旁?#23435;藪又?#21913;。把这些诗加在历史?#23435;?#30340;身上,读者就有了选择和批评的权利。
  康熙一直以发扬光大汉族文化为己任,他本身也是个好诗之人。当时的士子除了?#31383;斯?#25991;就是作应制诗,诗词的格律和用韵几乎成了入闱必备的常识。稍微不?#19979;?#30340;诗词(古风除外)在当时是要被笑掉牙的,如果连韵都用错,则大概在被禁止之列。通观《康熙大帝》、《雍正皇帝》,绝大多数的诗词是不?#19979;?#30340;,有几首连韵都用错。说作者不懂格律则讲不过去,书中有一二首是?#19979;?#30340;,而且至少两处提到平仄,一处是康熙评明珠的诗;一处是高士奇和康熙演戏,唱到最后无以为续,以一句“平平仄仄仄平平”作收。
  我认为作者是完完全全被“诗?#28798;尽?#30340;古训所囿,就象书中的于成龙一样为古训所误。现代文人有不少写古诗的,写得好的没几个,不是才学不佳,竟是被“诗?#28798;尽?#36825;句千古金石良言,象枷锁一样卡得半死不活。诗人们完全将诗作为发泄情绪,讴歌谩骂的工具,偶有可取,大多无非过眼云烟。诗人们似乎忘记了,其实是漠视,诗是一种艺术,由内涵和形式有机地结合而成,缺一则不成佳作。
  下面这首诗在书中颇为典?#20572;?br>   “生年虚?#27735;?#29618;珑,幽幽古情云?#39654;小?#21531;子由来能化鹤,美人何日便成虹?
  王孙芳草年年绿,岭头?#19968;?#24230;度红。碧?#19988;?#38417;曲十二,是谁重诉梨花梦?”
  以这样的诗?#35270;搿?#32418;楼梦》中的比较,真叫作者和读者难堪。其实?#34892;?#35799;是现成的,倒不需要作者自创。如康熙北伐时就?#24418;逖月?#35799;《瀚海》:?#20843;?#26376;天山路,今朝瀚海行。积沙流绝塞,落日度连营。战伐因声罪。驰驱为息兵。?#20197;?#40644;屋重,?#37327;?#20107;亲征。”高士奇也有古风《天马行》:“蒲梢天马本无种,渥洼水落神龙涌。旋风八尺雪花飞,玉削双蹄高耳竦。千里万里?#21028;?#33278;,津津细汗流红珠。天生此马岂无意,要与?#20107;?#20379;驰驱。瀚海遥遥难自致,绝域荒?#25104;?#26242;寄。骄嘶圆月蹴层冰,阊阖门前?#23478;皇浴?#25105;皇神武古绝伦,犁庭扫穴来西巡。旄?#32321;?#33853;狐鼠窜,阵前夺得生麒麟。太仆牵来当?#23454;睿?#23558;士尽惊光若练。宝鞍金勒绣障泥,?#25512;?#39553;腾掣飞电。横行到处?#39047;?#24403;,塞门面?#38752;?#26469;王。功成?#20219;?#28023;宇泰,会须归放华山阳。”二月河都不取,反是自己写了加在他们头上。
  我不太懂二月河的心理,大概是要尽他在自序中所说的“才识”吧,吟诗作对是最能?#26376;丁?#25165;识”的;但另一方面,二月河却抄袭了许多坊间流传的对联。
  ?#28909;紜?#19968;枝带叶?#27721;?#26848;,半根连须夏山药?#20445;?#27700;部失火,金?#31350;?#22823;兴土木;?#27604;?#21335;相,中书君什么东西?#20445;吧?#38590;,容?#20303;埃?#28895;锁池塘柳?#20445;按四?#26159;柴山山出”等等,还有一些谜语笑话,大都是抄自坊间有关纪晓岚的传说。?#33402;?#26377;点儿替二月河担?#29301;?#20182;写乾隆时,纪晓岚的故事怎么写,其事迹全给高士奇和邬思道占了。书中反而甚少作者自创的对联,偶见一二联,象是:“?#23492;?#20113;魄魂,蜂是花精神?#20445;?#20063;只有令人摇?#25918;?#39277;的份。反观《乾隆皇游江南》的作者可以写出“玉帝行兵,雷?#33041;?#26071;,雨箭风刀天作阵;龙王夜宴,星灯月烛,山肴海酒地为盘”的绝佳作品,作者读者不知有何感想。
  ?#20197;?#24448;下读,小说越来越多,历史却越来越少。掩卷叹息,我不叹历史之反复政治之残酷,我叹历史政治之为市场低首。一个埋首于历史的学者,努力地在市场?#32447;尺?#39118;云;一个?#23567;?#32418;癖”的书生,勇?#19994;?#24403;起抄手来。无论如何,二月河是成功的。他的成功在于他把握了市场的需要和读者的心理,而不在于他的历史研究和“才识?#20445;?#21518;者大概是作为一?#20013;?#20256;手段吧。
  (《康熙大帝》,二月河著,河南人民出版社,ISBN 7215018377)(《雍正皇帝》,二月河著,长江文艺出版社,ISBN 7535410987)
  

 

专访二月河:文?#25104;?#27809;有不落的太阳

人民网记者  文松辉

 

 人民网许昌28日电 27日,第三届?#24052;?#19978;看河南”南线组结束了?#38405;?#38451;为期三天的采风活动。南阳?#24418;?#24066;政府为采访组举行了饯别宴会,著名作家 、南阳市文联副主席二月河专门前来参?#21360;?#20108;月河说,他学会上网不久,现在已初步认识互联网的厉害。看到采风团的多数采编人员都是年轻人,他感到很“?#24535;濉保?#32769;了!现在他对网络有一种“?#27425;貳?#30340;感觉,并想“巴结”网络。
  晚宴上,我和二月河老师同?#29436;?#30456;邻而坐,于是利用这个特殊的机会,我对一?#26412;?#20208;的二月河老师进行了特别访谈,二月河向记者详细透?#35835;?#20182;的生活近况和关于他创作的一些情况,由于身体的原因,他暂时不会创作长篇小说。
  问:您的笔名“二月河”有什么由来?
  答:“二月河”这个笔名很好解释。《康熙大帝》这部小说描写的是300年以前的历史故事。而我本名叫凌解放,太现代化了,和小说的内容不能很好的协调。所以起了“二月河”这个笔名,意为二月的黄河冰凌解?#24120;?#21521;下流奔放,还是?#33402;?#20010;名字,?#30343;?#21464;了一下,一个是谜面,一个是谜?#20303;?br>   问:您?#19981;?#35835;什么书?哪些书?#38405;?#24433;响大?
  答:中国的《红楼梦》、《三国演义》、《史记》等一些历史传记都?#19981;?#35835;,最?#19981;?#30340;是?#35835;?#25995;》。
  还?#19981;?#20420;国伏尼契的《牛虻》,托尔?#22266;?#30340;《复活》与《战争与和平》,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,?#38556;?#37329;的诗歌,泰戈尔的诗歌,莱蒙托夫的诗,非常?#19981;堵?#20811;.吐温的文?#38534;?br>   我有很长一段时间受《牛虻》影响很大,文革后,接触到俄国诗人莱蒙托夫,就被他俘虏了,我认为莱蒙托夫比?#38556;?#37329;更好,他是新诗歌的?#20146;妗?#20320;一定要读读莱蒙托夫的诗。
  问:您欣赏现当代哪些作家?
  答:我比较?#19981;?#37329;庸。王朔我也?#19981;丁?#37329;庸的作品除了?#22581;?#40718;记》、《雪山飞狐》、?#35835;?#22478;诀?#20998;?#22806;我都?#19981;叮?#25105;会反复读这些作品,像许多青年人一样。
  问:您最近有没?#34892;?#30340;创作或作品?
  答:?#23548;?#19978;我在2000年就中风了,差一点就死了,后来抢救过来,但开始还是半身不遂,躺在医院养病,那时《乾隆皇帝》还没写完,所以,这本书最后是在病床上断断续续完成的。这一点,我?#29992;?#26377;向外界透露,媒体不知道,也没有做过报道。大家还?#23478;?#20026;我很健康。长篇小说创作就像盖楼?#25239;?#31243;中的水泥浇铸,中途不能停,中途停后这个水泥浇筑就没有用。写长篇小说不能留下尾?#20572;?#22914;果留下尾巴让别人续写,常常是一种非常大的遗憾。为了不留下这个遗憾,在身体不好之前我不会写长篇小说。等到身体好点之后,才能做"大作品"?#30446;?#34385;。呵?#29301;?#22240;为我觉得自己笨了,感觉到自?#27827;行?#35201;进一步学习的过程,关键是觉得自己老了,这?#20013;?#29702;状态需要调整,如果调整好了,我会继续创作;如果调整不好......文?#25104;?#27809;有不落的太阳,“二月河”说死就死。
  不过,最近出版了一部《二月河语》,是我养病时写的一些随?#30465;?#25955;文的结集,这些文章大多是发表在国内外一些报纸?#31995;?#19987;栏文?#38534;?br>   问:在什么报纸上?您能介绍一下吗?
  答:香港的《明报月刊》、马来西亚的《星洲日报》,还有台湾一些报纸。笔名也是二月河。
  问:如果您继续创作的话,会选择哪些方面的题材?
  答:小说我都早已构思好了,不过,现在(笑)这个暂时保密。
  问:您的帝王系列,内容?#21916;?#37325;于描写官场和政治?#31995;?#26435;术斗争,您是如何做到表现形式上如此通俗生动却又入木三分的?#32641;蹋?br>   答:我并不比别人聪明,?#30343;?#27604;别人勤奋,比别?#20439;?#24515;。我数十年如一日地研究历史,阅读了大量的有关书籍和史料,?#28909;紜?#21490;记》、《资治通鉴》、《二十四史》等等,从而对中国各个朝代的制度和?#39654;?#31038;会关系有了?#32641;?#30340;把握,然后?#30001;?#33258;己对历史的理解,于是形成?#23435;?#31508;下的官场文化和权术斗争。
  问:在《帝王》系列后期作品,尤其是乾隆系列中,关于佛家思想方面的内容明显增多,请问您作品中共有那些方面的思想融汇其中?
  答:佛家思想后来对我影响比较我大一些,还有道家、儒家……不过主要还是儒家的。你看这三部书,主要是对儒家思想的表述和批?#23567;?#25105;在身体不好的时候,对佛学思想方面的涉猎多一些。
  这几部书主要是对专制制度下的?#23435;?#24515;理状态和专制制度里的一些致命弱点进行文学的表述。我不是按教科书那样的表述,将皇帝写的青面獠牙。打个比方,我父亲看?#23435;?#30340;书,?#30340;?#20889;的太可怕了。康熙到了晚年被儿?#29992;?#36924;得不敢在宫里住,兄弟姊妹们在温情脉脉的面纱下勾心?#26041;牵?#37027;种相互间残忍的屠?#23613;?#25105;就是要通过这种描写揭露封建专制的虚伪性。
  一方面我从诗词歌?#22330;?#25919;治、军事、社会民生方面综合表述当时文化的灿烂性,另一方面也表现这种文化的劣根性,看到东方文明为什么在?#40644;?#25112;争中面对西方文明时被碰撞得粉碎。这方面康熙、雍正、乾隆三代皇帝要?#27827;性?#20219;。虽然他们三人在个人素质方面都是相当优秀杰出,但是由于这种文化方面的劣根性,你可以看出整个走势越来越弱,大的趋势就是太阳就要落山了,黑暗就要来临。
  问:帝王系列里面,您?#38405;?#37096;作品最满意?
  答:我很难回答这个问题。因为这三部作品好像我的三个女儿,我?#20960;?#20986;了巨大的劳动和很多的心血,这三个作品我?#21450;5比唬?#36825;三部作品还是有区别,像《雍正皇帝》这部书,我对雍正这个?#23435;?#30340;认识,过去和很多读者一样,对他很反?#23567;?#20026;了转变这?#25351;?#24773;认识,?#19968;?#20102;两年时间。这部书耗时比较多,好像女儿难产,所以感情会比较特别一点,会更亲一点。?#27604;?#27599;一个作家都认为自己的作品好,不过,作品里面也有令人羞愧、令人汗颜的地方,也希望通过你们网站能够告诉更多的读者,希望他们提出更多的宝贵意见。
  问:您现在的很多作品已经被改编成影视作品,?#28909;紜?#24247;熙大帝》、《雍正王朝》?#21462;?#19981;知道您有没有看过?有何想法?
  答:我自己的作品改编成电视剧以后,我有时间会去瞟两眼。我不可能公正的来?#21019;?#33258;己的作品改编的电视剧,因为我会带着有色眼镜、会带着一种挑剔的眼光来看。
  问:相对来说,有没有一部改编的影视作品能让您比?#19979;?#24847;呢?
  答:从瞟两眼的角度看,我认为《雍正王朝》是努力接近我的作品。别的我不说什么了。
  问:您的作品大都是在南阳创作的。南阳本身是一个历史文化?#33258;?#38750;常深厚的地方。您认为南阳?#38405;?#30340;创作有什?#31383;?#21161;呢?
  答:南阳这个地方的环境氛围非常好。南阳有一个非常好的作家?#28023;?#36825;个作家群相当团结,不像别的地方的那些文人互相拆台。南阳这个作家群是全国最好的作家队伍之一。南阳的人民非常?#19981;?#25105;,我感觉非常好。一个作家如果没有良好的心?#22330;?#27809;有那?#33267;?#22909;的氛围,就算有再好的天分,也只能在创作中夭折。曹雪芹不就是那样死的吗?#24247;比唬艺?#26159;在类比,不是?#26102;取?br>   问:我读您的作品,发现您对河南有相当多的描写。而且?#37096;?#20197;看出您对河?#31995;母?#24773;也很复?#21360;?#19968;方面,您对河南有那么多的历史文化?#33258;?#32780;感到自豪,同时也对现在河南一些优秀文化的流失比较失望,是这样吗?
  答:去年我在北大作了一次讲学,也有朋友提出这样的问题。目前中国舆论界,主要是民间舆论界对河南有很多的微?#30465;?#38750;议。我是这样回答的。我本人是山西人士。河南这个地方和我的血缘方面没有什么关系。我从1948年离开山西,渡过黄河,来到河南,至今已经半个世纪多了。我是吃河?#31995;?#31859;,喝河?#31995;?#27700;长大的。是河南人养育?#23435;摇?#20108;月河?#20445;?#26159;河南人栽培?#23435;摇?#20108;月河”。现在河南人?#23567;?#38590;”——主要是外界对河南有很多不好的、不公平的评价,我“二月河”愿意与河南人共进退。但是一个人不能靠别?#35828;目闪?#26469;解决问题。一方面河南要对过去的辉煌要有个总结,另一方面,要对现状要有清醒的认识,要认真的思?#23478;?#19979;现在的问题。
  问:您对现在河?#31995;?#20316;家文学创作现状有什么看法?
  答:对不起,我对中国目前的作家创作情况不了解,对河?#31995;?#20316;家创作情况也不了解。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“个体户”。
  问:您对网络文学这一新?#23435;?#23398;形式有什么看法呢?
  答:我是一个网盲。(笑)前几天才开始学习上网。但是,我已经认识到它的厉害,我对网络的态度,?#30343;?#25964;,?#30343;?#30031;。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更好的学习和?#35270;?#23427;。我也注意到网络文学,?#37096;?#20102;一些。从总体上,我觉得网络文学还是处于无序状态,是大河奔流,泥沙俱下,鱼龙混?#21360;?br>   我感觉网络文学对于整个中国来讲都是一个全新的事、是好事。应当?#24066;?#23427;有一个清理、整顿的过程。这需要你们这些网络工作者?#31383;?#20851;和引导,要考虑到青少年和儿童,你们的责任很重。像我们过去写小说,有几十万人看,已经了不得了。但是网络小说通过网络这个途径散播开去,将会有?#21103;丁?#29978;至有几十倍的读者来看。如果你们引导得法,你们就是历史的功?#36857;?#22914;果引导的?#24418;?#39064;,可能你们也负不起这个历史责任。这也是我?#38405;?#20204;的箴言。
  问:您是一个名作家,这就注定您与一个普通人的生活会?#34892;?#19981;一样。您做为一个父?#20303;?#19968;个丈夫,在创作与生活中一定?#34892;?#22810;矛盾,是吗?
  答:我们这个家是各干各的。我的女儿、夫人都有自己的事业和学业,都有自己的独立的人格,谁也不依赖谁,彼此都有足够的自由空间。我夫人是铁路局的“三八”红旗手。我的女儿是军人,现在读军校。她也读我的书,不过因为她还年轻,可能对我的小说的内容不一定?#34892;?#36259;,她爱读琼瑶、三毛的作品,但这并妨碍我跟我女儿的感情,我很爱她。我的女儿和夫人都非常支持我的工作。
  问:平常除了写作之外,您还有什么爱好?
  答:我?#19981;?#19979;围棋,(笑)我棋艺很臭。?#19968;瓜不?#25955;步。
  问:最后,把你现在的生活情况告诉?#19981;?#20320;的读者,可?#26376;穡?br>   答:我现在还有?#29616;?#30340;糖尿病,身体状况不太好。早上起来散散步,然后读报纸,因为我是人大代表,主要看高法和高检的报纸,《人民日报》也常看,但我更?#19981;丁?#20154;民日报海外版》,经常看。然后抽点时间写点随笔和散文。下午,我一般不工作,喝茶、散步、下围棋、看些历史资料,主要是为?#35828;?#33410;身体。谢谢你,并请转告读者,我?#34892;?#20182;们?#19981;?#30475;我的书。


  二月河档案:
  姓名: 凌解放
  ?#21592;穡?男
  出生年月: 1945年09月
  民族: 汉族
  籍贯: 山西昔阳
  出 生 地: 山西昔阳
  入党年月: 1969年12月
  参?#24248;?#20316;时间: 1968年03月
  健康状况: ?#29616;?#31958;尿病
  学历: 高中
  职称: 国家一级作家
  专长: 写作
  现任职务:河南省文联副主席、河南省作协副主席,南阳市文联副主席、南阳市作协主席简 历:
  1968年03月--1978年10月 部队服役
  1978年10月--1984年12月 南阳市(县级)委宣传部副科长、科长1984年12月--1995年05月 南阳市(县级)文联主席1995年05月--2001年06月 南阳市(地级)文联副主席2001年06月至今 河南省文联副主席、南阳市文联副主席主要著作:《康熙大帝》、《雍正皇帝》、《乾隆皇帝》(以上统称“落霞三部曲?#20445;ⅰ断?#21073;帷灯》、《二月河语》

 

说明:修正版替换了《雍正皇帝》的文本,原版中的为网上盛传的改写本伪书。?#34892;?#20250;员aceldame提供文本。


 
甘肃快三一牛今日推荐